白狗酱

射手座最酷

想和你谈的恋爱是那种坏人和坏人之间的。是两个薄情寡义心怀鬼胎悲观主义者之间的,是两个千帆过尽金戈铁马浪子之间的。我想和你互相看尽对方的底牌,了解彼此的阴暗,然后我们依然相爱。
Million Dollar Man 网易云热评

2018.5.16

214782:

_没有谁的本质是卑微的。


我一向以为人之初,善恶皆不足述,一切不过向生而已。既然是向生,便不可以一切定论计,因为境地不同,选择不同,代价不同,所得不同。想过这点后,我便常告诫自己,不可定论人,亦不必考量人,我既不是任何标尺,也不占有任何高地。我没有资格向任何人开枪。我不愿吃人。


_我适才与小朋友讲:人与人正如异地同飞的大雁那样,如果你的鸣叫未被回应,也只是因为信号不佳,而非灵魂的本质高低有别。我曾在翻阅资料时读过这样的话:所谓人道主义,它的意思是指每一个人均体现了全部的人性;因此,人所具有的,每个人都具有。由是,我不相信有人天然就该卑微——自然了,我也有极度菲薄自己的时刻,但此时想来,都不过是自设牢笼罢了。


_朋友,你比你想象的更加珍贵。不到万不得已,请坚强一些,请不要放弃。但凡情况允许,都请好好对待别人,亦要好好对待自己。生活许多时候不顺利,但没有人应当是一个人。


我绝望时,总会想想特鲁多铭言: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_我彼时咬牙想,若我熬得过去,我便要做这样的人。纵然眼前那些令我煎灼不安的前车之印如何咄咄逼人、循循善诱,我也绝不肯做它们的后车之覆。我拒绝辩解。我只是不要。


——幸好,当时以为熬不过去的,如今都熬过去了。


笑。

【杂谈】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林朵:

回首自己写文时的心情,大抵可分为两种,一种浮于表面,纯图乐子,文章写出来是为了娱人娱己;另一种要沉的更深,娱乐之外,还想在文里表达一些更个人、更内里的东西。


 


当然,这两种心情并不是在每篇文里都能分得清楚,往往是混合着来的,只不过有多有少罢了。


 


当一篇文里图乐子所占的成分高,写起来往往轻松愉快,花费的心思也不会太多。而当一篇文里想要自我表达的成分高,写作难度则随之上升,花费的心思兴许要多上好几倍。


 


但等写完发布,文的热度却不会完全跟用心多少呈正比。有很多时候会遇上“用心少的文读者多,用心多的文读者少”的局面。


 


还真是蛮尴尬的。


 


不过这也容易想通,人心似海,浅海清澈见底,远洋深不可测。既然把文字当做一种自我表达的形式,要向读者展示海洋表层的珊瑚鱼群有多漂亮多是很容易,至于深海的熔浆峡沟,固然有其瑰丽险奇的魅力,但感兴趣、能看清的人就没那么多了。


 


浮于表面的泛泛而谈谁来都能聊上几句,可那些用上最多心思、潜到灵魂最深处的文字,有共鸣的人反而可能寥寥无几。


 


毕竟文字是个很私人的东西,展露太深,别人不中意,就是不中意,跟谈恋爱同理。


 


灵魂伴侣要是每次一出门就能遇上十个八个,那还算什么灵魂伴侣。


 


初试写作的阶段,每每看自己随手写的段子热度高涨,剖心之作却无人问津时,也会心有不甘,虚荣心作祟,甚至想过干脆就这样追着热门跑,别再端什么自我表达的架子。


 


还好及时给掰回来了。


 


因为想明白了,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写文太过用心,而在于没有与之匹配的技法笔力。


 


空有展示的热情,但写作的基础理论、常用模式、遣词造句、素材积累等等,这些必备的展示工具都没有,即使自己灵魂深处的风景再美,也没法让别人看真切。就算是想要感慨“法无定式”,至少也得先将“法”弄懂弄透才有评判的底气吧?


 


而用心本身是没有错的,它能将一篇文填满写作者的灵魂。


 


所以我还是选择继续当一条慢慢磨练写作技艺,用心写文的咸鱼。


 


这个过程是有点难熬,既要保持克制,不要老迷失在蹭热度的捷径上,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路究竟还有多远多长。


 


可我还不打算换条路。


 


因为写的越多越久就越会发现,一味沿用套路、哗众取宠、讨好观众的文章,围观群众一时间是很多,可一旦别处出现新的热闹,大多很快便散了。而坚持留下的读者,往往是靠用心之文吸引住的。


 


他/她因为灵魂的共振而关注你,这种关注是坦荡的,真诚的,持久的,即使你偶尔陷入写作低潮,或者暂时写不出符合其爱好的文章,他/她也愿意包容和等候,不会轻易离开。


 


而当一篇用心之作受到读者真诚的点赞、回复甚至长评时,那种激动之情,是随手写的段子即使热度高出好几倍也不能比的。


 


有人读懂了你的心,陌生的灵魂之间产生了共鸣。


 


讲真,世间比这更美好的事不算多。


 


也因此对那些写作名家(是能经得起岁月考验的那种,不是七拼八凑出本所谓畅销书圈钱那种)油然生敬,因为他们的灵魂能穿越时空的限制,激起的共鸣如海岸潮汐,起伏跌落,永不止息。


 


他们的内心一定隐藏着无比广阔又动人的风景。


 


并不吝燃烧自己的生命,磨练出最精湛、最适宜的写作方式,将它分享给我们。


 


所以我也乐意继续在苦哈哈的生活中挤出业余时间,写用心的文,交读者的心。


 


哪怕并不会有什么实打实的收益,但这是值得的。


 


因为一路走来的经历使我相信,每位写作者在文字间付出的用心,这个世界都将用一种更隐秘,更温柔的方式回报你。


 


END


--------------------------


《想通了也不一定能写好文》系列文地址: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Shinjiro Ono:

Good night!!✨🐶✨お泊まり楽しいな〜*\(^o^)/* おやまる〜 #まるもお手伝いするね #お布団楽しいよね #高速布団準備 #じゃまかわいい

幻夜-黑夜的伪装

八咫鸦:

幻夜-黑夜的伪装/读后感
提到东野圭吾的《幻夜》,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是拿《白夜行》与其对比,我自然也不例外。但,我与他们不同,他们把《幻夜》当作《白夜行》的“注解”,当作《白夜行》的续集;我认为《幻夜》是《白夜行》反面镜子。它们出于同一人笔下,写作文笔固然相向;不过,在内容上却迥然不同。
我愿意给予《白夜行》最华丽的辞藻来赞颂它,同时我也要给《幻夜》最低的评价。 
《白夜行》让我们在黑夜中看到光明,《幻夜》只能让我们迷惘的坠入更深的黑暗。
“白夜行”,我与你永远并行与黑夜之中,因为你黑夜可亮如白昼;“幻夜”,我独自走在黑夜,为了迷惑你,我将它粉饰的梦幻。
我认为亮司和雪穗,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超越爱情与亲情,他们更像一个人,共同拥有一个灵魂;而雅也和美冬,他们之间没有爱,一个是病态追求爱情和幸福,一个是病态追求完美;雅也和亮司,有目共睹,亮司是孤独的,雅也存在的意义却是凸显美冬;美冬是恶魔,从一开始就是,可雪穗却是坠天使,她们不同在于根。
雅也,愚昧,无知,自负,一直固执地幻想着与美冬一同走向幸福;美冬是食尸鬼,她吃掉一具一具的尸体来达成她的目的,而她吃掉的第一具尸体就是雅也。
美冬病态的追求完美,她所爱的是“美”。最先开始获得“美冬”这个名字,这个身份;接着夺取戒指的设计,付出身体获得利益,利用雅也杀死曾我,成为隆治的妻子;最后雅也自负地死去,她葬送了她那不为人知的过去,她也更加接近“美”。
恶魔!她是完美的恶魔,没有感情,懂得利用,不恐惧失去,因为她自己就是她最大的筹码。她可以轻易地将任何人玩弄于掌心中!她的完美也是她最大的缺点!
我认为雅也其实并不爱美冬,雅也爱的是“幸福”,他被美冬拉入黑夜,美冬为了利用他,为他装饰了黑夜,装饰成美丽梦幻的幻夜,她牵着雅也的手,为他编造美丽的谎言,带他走进更暗的夜。
因为《白夜行》使我看到了世间最温暖最真切的情,所以我无法爱上《幻夜》的美化的丑恶。但不容置疑的,《幻夜》和《白夜行》是能让人爱能让人恨的好的艺术品。

Jasmine:

真的是很久没有静下心来翻开一本闲书来看。所以觉得假期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休养生息,并且也能修身养性吧。
大半夜的把这本之前翻了一半的书拿出来,下定决心把它看完。结果出人意料,最后竟然感到有一丝毛骨悚然。第一是没有预料到故事的结局:真正的杀人凶手在书的前几章已经揭示,然而杀人动机却在书的后半段慢慢展开。第二是无法想象和接受凶手的杀人动机。他处心积虑,费尽心思的动机,让人感受到人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恶意。第三是不得不佩服东野圭吾,能够设计出这样的故事,揣摩人的心理。天知道他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能想出这样的故事情节。

看完之后脑海里一直重复着书封上的一句评论:从未遇到这样的案子:杀人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这才是人心里最黑暗的地方,是最深的恶意。而细思极恐的是,这种恶意似乎也存在于我们身边。恶意就像生长在人身体里的癌细胞:被吞噬或者反噬,将人心笼罩在黑暗之中。

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恶意,像幽灵或影子一样如影随形。恶意的生长过程,仿佛一个人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从魔鬼处获得来自地狱的黑暗和能力,把自己的人性当成牺牲,供养魔鬼。

凶手的恶意,来自于父母的偏见和偏激。母亲对于生活环境的不满,对于他人的偏见和批判都直接遗传给了儿子。这种对于社会和生活环境的不满,让他感到压抑,自闭,性格扭曲。
如果把父母的因素归结为恶意的起音和诞生,那么凶手少年时代一直经历的校园暴力则是加速了恶意的发展,让凶手彻底泯灭了人性。事实上无论他起初作为被施暴者,还是慢慢发展为施暴者,他都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暴力让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变得血腥而残暴。施暴者在施暴的过程中得到快感。而这种快感实际上是因为他们无法通过正常的手段和方式融入这个社会,因此只能选择这样直接简单的手段增强存在感。暴力是人最原始的能力,也能勾起人最原始茹毛饮血的欲望。会让人沉迷其中,越陷越深。
时间是催化恶意和人性扭曲的帮凶。随着时间的推移,凶手心里对被害者的恨愈发明显。这种恨不是出于对被害者个人,而是被害者和凶手代表了两种不同的人。凶手代表了极度的黑暗,代表了嫉妒,残暴,凶恶,被害者代表了阳光,善良,智慧。黑暗是永远畏惧阳光,并且痛恨光明的。
东野圭吾又在培育凶手的恶意过程中加上了一种重要的养料,一个至关重要的砝码——疾病。癌症,晚期。魔鬼终于要完全吞噬掉他,要把他的灵魂和身体都带往地狱。而在前往地狱的路上,凶手不甘寂寞,不甘平淡的死去。所以他绞尽脑汁制造了一场凶杀。
整个杀人过程并没有什么离奇之处。不寻常之处在于探索凶手杀人动机的整个过程。剽窃,婚外情,毒杀动物.... 凶手不断引导警方,诋毁被害者的人格,企图拉被害者一起下地狱。

仔细思考,书中有很多意象。我对被害者家中的八重樱和邻居家死于非命的猫。樱花是纯洁和爱情的象征。八重樱揭露了凶手做的伪证。樱花绽放到掉落,时间极其短暂。也象征着人生命的短暂易逝,象征着在时间和自然面前,一切都是瞬间,须臾。颇有种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感觉。猫在侦探小说或恐怖小说中都是很常见的意象。在西方文学中,猫是罪恶,是邪恶的象征。在爱伦坡的小说中,猫是尤为重要和明显的一个动物意象。猫是女巫的化身,会报复人类。同样,在这篇小说中,猫本身虽然没有进行报复行为,但它的主人,藤尾小姐的疑惑是揭开案件谜底的关键。这两个意象,虽然没有贯穿全文,但在小说开始和结局都出现。这样的首尾相应,恰如命运轮回,世事无常却总是有迹可循。

另一个让人感到颇为有新意之处,是东野圭吾在书中尽力的塑造了作家这一形象。无论是真正的作家,被害者,还是假装自己是作家的凶手,还是一直在进行记录的侦探。东野圭吾通过几位“作家”的手记展开了整个案件过程。既让人感到这是一个案件的侦破过程,也是几位作家在撰写一个犯罪小说的过程。让读者在享受观看案件发展的过程中又能有一种自己参与到小说创造的过程中。颇有种读者与作者相融的感觉。

《恶意》中暴露的校园暴力问题,让人心寒,让人畏惧和气氛。现在,如果一个孩子对我说“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我大概会一身冷汗,心有余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