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狗酱

笑脸人

发这条是写我想要的书(可能还有其他)
等我有钱了就把他们统统搬回家!!!

花粥真是我的心头爱啊

哇哇哇终于搞完化学了 感觉身体被掏空....嗝
听夜明整错题真的是一种享受 怎么说呢 曲子太悲凉了以至于我都不感觉枯燥了emmm

讲讲以前的事吧 只有没人关注的老福特才是最好的倾听者 不催我 不笑我 这种偶尔的自由真的让人享受 就像放月假回家喜欢一个人呆着 嘻嘻嘻

其实我曾经真的很喜欢exo 很喜欢魔道祖师 很喜欢阴阳师 我的热爱几乎没有边际 但我的热爱不知道为什么就慢慢凉下来了 真讨厌 看到相关的新闻几乎会躲 怎么回事啊 妈呀

呆呆总能在我难受的时候给我长舒一口气的快乐 虽然于大事无补 可我好爱她 唉

想和你谈的恋爱是那种坏人和坏人之间的。是两个薄情寡义心怀鬼胎悲观主义者之间的,是两个千帆过尽金戈铁马浪子之间的。我想和你互相看尽对方的底牌,了解彼此的阴暗,然后我们依然相爱。
Million Dollar Man 网易云热评

2018.5.16

214782:

_没有谁的本质是卑微的。


我一向以为人之初,善恶皆不足述,一切不过向生而已。既然是向生,便不可以一切定论计,因为境地不同,选择不同,代价不同,所得不同。想过这点后,我便常告诫自己,不可定论人,亦不必考量人,我既不是任何标尺,也不占有任何高地。我没有资格向任何人开枪。我不愿吃人。


_我适才与小朋友讲:人与人正如异地同飞的大雁那样,如果你的鸣叫未被回应,也只是因为信号不佳,而非灵魂的本质高低有别。我曾在翻阅资料时读过这样的话:所谓人道主义,它的意思是指每一个人均体现了全部的人性;因此,人所具有的,每个人都具有。由是,我不相信有人天然就该卑微——自然了,我也有极度菲薄自己的时刻,但此时想来,都不过是自设牢笼罢了。


_朋友,你比你想象的更加珍贵。不到万不得已,请坚强一些,请不要放弃。但凡情况允许,都请好好对待别人,亦要好好对待自己。生活许多时候不顺利,但没有人应当是一个人。


我绝望时,总会想想特鲁多铭言: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_我彼时咬牙想,若我熬得过去,我便要做这样的人。纵然眼前那些令我煎灼不安的前车之印如何咄咄逼人、循循善诱,我也绝不肯做它们的后车之覆。我拒绝辩解。我只是不要。


——幸好,当时以为熬不过去的,如今都熬过去了。


笑。

【杂谈】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林朵:

回首自己写文时的心情,大抵可分为两种,一种浮于表面,纯图乐子,文章写出来是为了娱人娱己;另一种要沉的更深,娱乐之外,还想在文里表达一些更个人、更内里的东西。


 


当然,这两种心情并不是在每篇文里都能分得清楚,往往是混合着来的,只不过有多有少罢了。


 


当一篇文里图乐子所占的成分高,写起来往往轻松愉快,花费的心思也不会太多。而当一篇文里想要自我表达的成分高,写作难度则随之上升,花费的心思兴许要多上好几倍。


 


但等写完发布,文的热度却不会完全跟用心多少呈正比。有很多时候会遇上“用心少的文读者多,用心多的文读者少”的局面。


 


还真是蛮尴尬的。


 


不过这也容易想通,人心似海,浅海清澈见底,远洋深不可测。既然把文字当做一种自我表达的形式,要向读者展示海洋表层的珊瑚鱼群有多漂亮多是很容易,至于深海的熔浆峡沟,固然有其瑰丽险奇的魅力,但感兴趣、能看清的人就没那么多了。


 


浮于表面的泛泛而谈谁来都能聊上几句,可那些用上最多心思、潜到灵魂最深处的文字,有共鸣的人反而可能寥寥无几。


 


毕竟文字是个很私人的东西,展露太深,别人不中意,就是不中意,跟谈恋爱同理。


 


灵魂伴侣要是每次一出门就能遇上十个八个,那还算什么灵魂伴侣。


 


初试写作的阶段,每每看自己随手写的段子热度高涨,剖心之作却无人问津时,也会心有不甘,虚荣心作祟,甚至想过干脆就这样追着热门跑,别再端什么自我表达的架子。


 


还好及时给掰回来了。


 


因为想明白了,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写文太过用心,而在于没有与之匹配的技法笔力。


 


空有展示的热情,但写作的基础理论、常用模式、遣词造句、素材积累等等,这些必备的展示工具都没有,即使自己灵魂深处的风景再美,也没法让别人看真切。就算是想要感慨“法无定式”,至少也得先将“法”弄懂弄透才有评判的底气吧?


 


而用心本身是没有错的,它能将一篇文填满写作者的灵魂。


 


所以我还是选择继续当一条慢慢磨练写作技艺,用心写文的咸鱼。


 


这个过程是有点难熬,既要保持克制,不要老迷失在蹭热度的捷径上,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路究竟还有多远多长。


 


可我还不打算换条路。


 


因为写的越多越久就越会发现,一味沿用套路、哗众取宠、讨好观众的文章,围观群众一时间是很多,可一旦别处出现新的热闹,大多很快便散了。而坚持留下的读者,往往是靠用心之文吸引住的。


 


他/她因为灵魂的共振而关注你,这种关注是坦荡的,真诚的,持久的,即使你偶尔陷入写作低潮,或者暂时写不出符合其爱好的文章,他/她也愿意包容和等候,不会轻易离开。


 


而当一篇用心之作受到读者真诚的点赞、回复甚至长评时,那种激动之情,是随手写的段子即使热度高出好几倍也不能比的。


 


有人读懂了你的心,陌生的灵魂之间产生了共鸣。


 


讲真,世间比这更美好的事不算多。


 


也因此对那些写作名家(是能经得起岁月考验的那种,不是七拼八凑出本所谓畅销书圈钱那种)油然生敬,因为他们的灵魂能穿越时空的限制,激起的共鸣如海岸潮汐,起伏跌落,永不止息。


 


他们的内心一定隐藏着无比广阔又动人的风景。


 


并不吝燃烧自己的生命,磨练出最精湛、最适宜的写作方式,将它分享给我们。


 


所以我也乐意继续在苦哈哈的生活中挤出业余时间,写用心的文,交读者的心。


 


哪怕并不会有什么实打实的收益,但这是值得的。


 


因为一路走来的经历使我相信,每位写作者在文字间付出的用心,这个世界都将用一种更隐秘,更温柔的方式回报你。


 


END


--------------------------


《想通了也不一定能写好文》系列文地址: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Shinjiro Ono:

Good night!!✨🐶✨お泊まり楽しいな〜*\(^o^)/* おやまる〜 #まるもお手伝いするね #お布団楽しいよね #高速布団準備 #じゃまかわいい